2024 年 5 月 28 日

香港聯謎社

聯貴清新 言有物 發乎情 聲叶字工詞忌砌  謎宜雅俗 創於今 沿自古 格嚴意切句須通 -永遠社長 白福臻 (1924-2011)

中華謎藝季刊悼念劉雁雲副主席(2)

謎國千秋頌雁臣                                                                                          李德生

順德謎友梁少梅芳齡七十有五,比我還小了五歲,但我習慣地跟其他謎友一樣,稱呼她為“梅姐"。深圳謎友和順德謎友一直以來常有聯繫與交往,現在我還吃著一個月前順德謎友送的大良蛋卷。然而,與順德謎友過從最密的人是劉雁雲老師。疫情前每年劉老會到順德轉轉;而每年春暖花開時順德謎友也會帶著自製的順德小食到香港將軍澳探望劉老伉儷。在2009年初,83歲高齡的劉老還與順德幾年前英年早逝的鄧澤權會長、梁少梅老師等一起奔赴汶川捐資救災、捐書助學並在汶川舉辦了抗災燈謎會。三年前,考慮到劉老年事已高、心力不逮,譚沃強會長義無反顧地接捧“雁雲燈謎藝術獎”。

去冬,我與順德譚沃強會長和梅姐相約在今年春節後,由梅姐負責聯繫操辦,順德與深圳兩地謎友一起赴港看望劉老。

今年2月14日下午五點,梅姐打來電話:"剛才我打電話到香港聯繫赴港探望劉老一事,接電話的是她女兒,她哭著對我說,老人家於今晨1時45分仙逝……”按電話的我始料不及,頓時失聲痛哭。

受梅姐委託,我當即分別打電話給鄭育斌老師及深圳燈謎學會趙首成會長呈報此事。經商討並由鄭老師決定,由趙首成老師撰寫訃告並在當晚對謎界公佈,由鄭育斌老師負責中華謎委會敬獻花圈等事宜,由我撰寫挽聯並由斌強負責安排挽聯製作。

3月2日,鄭育斌主任攜臺灣、香港、內地共16位謎友,參加了劉雁雲先生追思送別儀式,會上由鄭育斌主任宣讀了情深意切的悼詞。

1989年,深圳與香港兩地謎友共租一輛大巴,前往漳州參加規模宏大的燈謎藝術節,這是我跟劉老的第一次認識。此後20年間,在各地謎會上多次見面,但未有深度交流。2009年深圳燈謎學會成立,禮聘劉雁雲老師等任深圳燈謎學會顧問。此後在深圳先後舉辦了新客家風采國際謎會與“居佳杯”首屆中華燈謎文化節。劉老全程參與了這兩次謎會,並與鄭百川老師、張哲源老師等受邀為特邀顧問,參與了兩次謎會的籌備及全面指導工作。期間,劉老師坦率務實的作風與切中所需的建議都讓我們如沐春風且受益良多.

劉老家庭經濟並不寬裕,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劉老一家六口(夫妻、兩子、一女及岳母)長期居住在觀塘工業區約為20平米的簡陋居室,直至兒女工作後才在偏居港島一隅的將軍澳購置了一套約80平米的公寓。劉老一生鍾愛燈謎,為謎事竭盡所有,盡心盡力且無怨無悔。

劉老好客,訪港謎友尋訪時,劉老常跟謎友說香港房租貴、居不易,並熱忱邀請謎友到家裏借宿。而當其時,劉太總是在完成接待後到親戚鄰居家借宿。而劉老則與謎友一起在家裏打地鋪,興致濃時,甚而與謎友在地鋪上徹夜長談。

2015年10月,我與趙首成老師、柯克斌老師一同前往香港探望劉老並代表 “金虎獎“評委會向他頒發中華燈謎終身成就獎。劉老伉儷熱情接特並邀請我們在臨近餐館共進午餐。在回程時,我向趙、柯二位說起:看到劉老住所內,除了懸掛的書畫和書櫃之外別無長物,更沒有像樣的擺設,很有一點家徒四壁的感覺。再一想,也不能說什麼都沒有,至少有滿屋子的書呢,就冒起了“家徒四壁書”這麼一句頗為真實詼諧而又滿富內涵的話,這五字按聯律又正好是五言對聯的下半聯。這次參加劉老追思會期間,不禁回想起“家徒四壁書”這句話,並以此為核心,寫成如下一副嵌名聯:

 雁鴻品格 謎繫一生戀

 雲水襟懷 家徒四壁書

僅以此聯作心香一瓣,藉以表達對劉老的無盡景仰與追思。

劉雁雲先生是中華燈謎成長與發展上不可或缺的一人,雁雲先生的格局與風骨就是中華燈謎的精神典範和旗幟。

彭城百歲,雁臣千秋。

(頁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