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年 6 月 20 日

香港聯謎社

聯貴清新 言有物 發乎情 聲叶字工詞忌砌  謎宜雅俗 創於今 沿自古 格嚴意切句須通 -永遠社長 白福臻 (1924-2011)

中華謎藝季刊悼念劉雁雲副主席(4)

劉雁雲的人生信條與人格魅力                                                                 葉國泉

2023年2月14日下午,當我從燈謎羣裏得悉劉老逝世的噩耗時,一股難以言表的悲痛之情立即湧上心頭,同時也感到頗有些出乎意料。因為按照慣例,我於今年春節上午給他打拜年電話,雖然其聲音十分弱小,但當我問他還喝不喝紅酒時,他回答說還在喝。所以我心想:既然尚能飲酒,目下應無大礙吧?想不到僅僅過了二十多天,他便撒手西歸,赴召玉樓。

我自1987年青島“雙星杯”謎會與劉老相識以來,彼此之間建立了深厚的情誼。他數次光臨邕城,曾在寒舍留宿。我外出參加謎會也與他常見面。劉老生前曾向我敞開心扉,明言其人生信條亦即為人處世的理念與原則就是八個字:"問心無愧,易地而處。”所謂問心無愧,指反躬自問自己沒有什麼可慚愧的或對不起人的地方,完全對得住自己的良心。所謂易地而處,亦即換位思考,尊重和理解對方或別人,站在他們的角度體察其所思所想,設身處地為其利益作出周全考慮,正是在這人生信條的指引下,才造就了劉老赤膽忠肝的愛國情懷,助人為樂的古道熱腸,慷概解囊的助謎義舉,牽線搭橋的謎國雁臣,以及雲水胸襟與松柏情操。

劉老高尚的人生信條也將培養和提高了他那獨特的人格魅力。關於這一點,在我與他最後一段相處的日子裏,我有了更為直切的感受。

2017年12月上旬,我有幸隨同梁少梅、譚沃強、蔡芳(女)三位順德謎友來香港拜訪劉老。當我剛剛踏入他居住的將軍澳唐明苑小區時,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我很早就想親眼看一看他老人家生活與學習環境是怎麼樣的?這夙願如今即將實現,怎不令我激動不已呢!這感覺應當和一個虔誠的信徒親臨其心馳神往的聖地朝聖差不多吧?

劉老客廳牆壁掛滿費之雄、張伯人等謎壇名宿贈送的字畫,充滿濃厚的中華傳統文化氣息。最使我豔羨與欽佩的是,在劉老睡床周邊立櫃裏,除了琳瑯滿目、形形式式的燈謎書刊,還有為數不少的工具書以及經史子集等文學典籍。可以想像。劉老平時就是在這裏手不釋卷讀書鑽研,苦思冥想製玩謎,在廣闊無垠的知識海洋裏縱情暢遊,不亦樂乎!

到港第二天中午,梁少梅等三位謎友要趕回順德,而我繼續留宿於劉府,通過這兩夜三天單獨與劉老近距離親密接觸,我親眼目睹劉老的起居飲食,親耳聆聽劉老的諄諄教誨,如沐春風,沁人心扉,受益匪淺,自然也加深了我對劉老人格魅力的深刻印象與認知。不得不說,劉老人格具有很吸引人的強大魅力,下面就從七個方面說起吧。

愛憎分明

劉老是一位感情真摯的性情中人,就謎界而言,他對那些心無旁鶩、專心致志搞燈詸的人由衷喜歡和器重。就以已故南寧謎友黃建平來說,他自80年代中期以來,每週都在市工人文化宮對羣眾掛謎展猜。幾十年如一日,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從事燈謎普及工作。劉老對這位被譽稱為“南寧謎壇老黃牛”的黃建平十分欣賞,多次大加稱贊。

對於身有殘疾的謎人,劉老更是極為欽敬親愛有加。因為劉老知道他們搞燈謎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艱辛與努力,更為難能可貴。劉老對雙耳失聰的廣西田林西以及患有小兒麻痺症的南京陳政等殘疾謎友種種關懷備至之善事,在謎壇早已有口皆碑,在此不再贅述。

與之形成強烈反差的是,劉老對極少數不顧及燈謎大局,自私自利甚至鬧分裂搞破壞的奸詐小人,深惡痛絕,羞與為伍。他只承認他們是“謎友”(可以一同玩謎的人),但絶不是“朋友 “(可以彼此信賴建立交情的人)。這冰火兩重天的態度,無疑是劉老愛憎分明的人格必然反應。

排憂解難

劉老為謎友排憂解難的事例多如牛毛,數不勝數,還是講我親歷的一件事情吧。2014年12月30日我兒葉雲松打電話問我是否有相熟的臺灣朋友?原本他與媳婦已訂購12月31到臺北機票,但上網一查,臺北所有合適的旅館均已客滿。那麼,當天如何過夜就成為一個必須儘快解決的棘手問題,總不能露宿街頭吧?所以他們想通過我找臺灣朋友幫忙解決燃眉之急。剛接到電話,我一下子也急得團團轉,因為當時我與臺灣謎友聯繫不多,如何是好?突然之間我心血來潮,想起了劉雁雲先生,心想他定有辦法的!

果不其然,劉老在電話中聽完我的訴求,不假思索一口答應可以幫忙。他立馬與李次高謎友進行溝通,剛好次高伉儷在臺北忠孝東路開設有一家瑜珈館,住宿有的是地方。就這樣通過劉老穿針引線,我兒與媳婦兩人抵達臺北後,馬上得到次高盛情款待。當天晚上,次高邀幾位知己一起參加跨年酒會,順便為我兒接風洗塵。次高本是飽學之士,當晚喝了不少酒,話匣子一打開便滔滔不絕,談笑風生,妙語解頤,直到深夜三點鐘大家方盡興而散。雁雲次高兩先生濟困解厄的善舉,令我銘感五內,迄今仍歷歷在目,難以忘懷!我也一直為擁有這樣情深義重的良師益友而倍感自豪!

虛懷若谷

劉老為人自勵而不自大,自謙而不自卑。多年以前他堅決拒絕授予“謎聖”譽稱,早已傳為美談。他還有一句口頭禪;我“好”謎,但我的謎不“好"意思是我喜愛燈謎,但我的謎作得不好。我在2014年第4期《中華謎藝》發表有一篇題為《能探文虎無窮意,始是乾坤好廋辭》的淺論,劉老燈謎藝術風格的文章,該文首先分析其謎作有五大特色:一、行文流暢,文采煥發。二、別解機巧,妙趣橫生。三、扣合縝密,貼切和諧。四、會意為主,諸法兼用。五、光風霽月,謎如其人,然後總結性地說,其謎作既有海外燈謎古色古香、引經據典的傳統風格,又有大陸燈謎靈活多變、標新立異的現實風格,是海外燈謎與大陸燈謎相互融合的結晶。事實證明,劉老常說其謎不好,乃是其謙謙君子之真情流露而已。

對於我與黃英章合編的《當代謎國雁臣劉雁雲》一書。劉老曾當面向我提出兩條意見,一是校對不夠精細,有錯別字存在。二是選登謎作太多。我們的出發點是劉老作為當代中華燈謎歷史上一個重要人物,為了盡可能給後人提供詳實而豐富的史料,原則上是應選盡選。但從劉老角度來看,他只要求精雕細琢,盡善盡美。以免誤人子弟,貽笑大方,其謙虛謹慎、心懷若谷之精神由此也可見一斑。

勤儉持家

對於劉老的勤儉持家,我就說一件小事吧。平時在家中我有一個不太注意節險的老毛病。那天在劉府用餐後,我抽出一張餐巾紙習慣性地往嘴一抹便隨手扔進垃圾筐,正好被劉老瞅見,他用有點嚴肅的口吻對我說:你太浪費了!我使用餐巾紙後,如發現沒有完全弄髒就會將紙折叠起一半甚至四分之一,以利用其空白乾淨之處繼續抹飯桌。《朱子家訓》有云: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你難沒有聽說過嗎?聽了劉老直言不諱的善意批評,我臉上泛起一陣紅暈尷尬地笑了笑說:我在家中習慣了,不好意思,今後一定要努力改進,向劉老學習!從劉老連一張餐巾紙也要節約使用來看,他固然是勤儉持家,點滴節省。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劉老卻為燈謎事業仗義疏財,毫不吝惜,不遺餘力。有誰能夠算得清楚,他自退休之後直到與世長辭幾十年間,總共花費多少錢財在燈謎上面呢?這強烈反差不也同樣反映出他身上令人動容的人格光芒嗎?

追求完美

毛主席有一句名言: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共產黨就最講“認真”。足球神奇教練米盧在告誡國足時醍糊灌頂說道:態度決定一切!劉老不是共產黨人,也不是足球國腳,但他除非不做事,要做一定要做到最好!他這種追求完美的態度與作風,我也是在他家幫做家務時得到了領教。

那一天午飯後我將碗筷洗滌完畢,便按平時習慣將它們放進碗櫃。明察秋毫的劉老很快便發現不妥之處,他指出我這樣無序擺放會顯得雜亂無章,應當根據碗筷匙的各自特點分門別類安置好,這樣才會使整個碗櫃顯得井井有條,賞心悅目。劉老還說,別看家務是小事,其實即使是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也處處有學問。凡事都有一定規律,要多開動腦筋善於發現並利用規律,從而將事情做得更好。由此我聯想到,劉老之所以能夠創作出那麼多膾炙人口的佳謎,與他一絲不茍的認真態度是密不可分的。一個人的人品,多半要通過瑣碎的生活細節展現,小事見格局,細節看人品。這些哲理,都在劉老身上鮮明生動地體現。

自食其力

我于2017年來港時,劉老已是九十多歲之高齡老人。其夫人當時已搬到女兒處居住以便照料,而劉老卻堅持“光棍一條”。因為他覺得自己完全可以自食其力過日子,盡可能不給子女添麻煩,也無須請保姆來侍候,大不了做菜煮飯搞家務速度放慢一點就是了。顯而易見自己的事情能自己搞定就決不依賴別人。劉老這種志氣,既來自對自己身體充滿信心也有“易地而處”為別人著想之人生信條使然。

坦對人生

劉老作為一位鮐背老人,早已坦然面對人生之生老病死,喜怒哀樂。其緣由有二:一是與他相熟的同齡人早已長眠地下,骨化形銷,而他依然有尊嚴地活在人寰,理應知足。二是當他回顧自己的人生歷程時,絕不會因碌碌無為而悔恨,因虛度光陰而羞耻。因為他已經毫無保留地付出了自己應有的努力,作出了應有的貢獻,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價值。如果說,劉老青春年少時投筆從戎奮不顧身地與日本鬼子浴血鬥爭,是為了保家衞國;那麼,他退休之後為燈謎嘔心瀝血,走南闖北,則是為了實現弘揚中華傳統國粹的遠大理想。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劉老已經將燈謎浸潤在骨子裏融化於血液中。生是燈謎人,死是燈謎鬼。一言以蔽之,他對於中華燈謎,可以說得上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行文至此,儘管猶有紙短情長言不盡意之感覺,還是應該打住了。就用我為劉老寫的一副挽聯作為本文之結束吧:

雁過必留聲,聖手成名傳謎國;雲飛原有意,先生懿德仰高山!

劉老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