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年 6 月 20 日

香港聯謎社

聯貴清新 言有物 發乎情 聲叶字工詞忌砌  謎宜雅俗 創於今 沿自古 格嚴意切句須通 -永遠社長 白福臻 (1924-2011)

文虎摘錦悼念劉雁雲副主席(8)

踏遍青山人未老──追憶“謎國雁臣”劉雁雲先生      張留順

 劉雁雲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長輩。我從1990年步入謎壇,耳濡目染就知道了一些劉雁雲先生的趣聞軼事,令人敬佩。

 劉雁雲先生和保定市燈謎學會原會長高鴻泰老師志同道合,交往頗多。他們為成立中華燈謎學術委員會,為中華燈謎國手賽等謎會,付出了辛勤汗水。根據保定市燈謎學會會長龍吉江老師回憶,劉雁雲先生曾先後14次之多莅临保定市指导灯谜学会的工作。这在谜界是绝无仅有的。对刘先生而言,14次蒞臨保定市,也是空前絕後的。1997年,在距離香港回歸祖國尚有百日的時候,高鴻泰攜妻子坐上應邀訪問香港的特別快車,在港一周受到劉雁雲、張伯人二老的熱忱淳樸的款待。2007年,保定市燈謎學會高鴻泰、龍吉江等10餘人應邀飛赴香港訪問,受到劉、張二老的熱烈歡迎。另據保定市燈謎學會秘書長宋揚回憶,她在上小學時,母親(中華燈謎學術委員會原秘書長孫勃紅)帶她到保定樂凱賓館拜訪過劉雁雲先生,劉先生送給她的小禮物特別精美。

 我也是保定市燈謎學會的創會會員,在保定燈謎成長路上,我看到了劉雁雲先生那忙碌的腳步,聽到了那和藹可親的諄諄教誨。保定的大型謎會都留下劉先生的足跡:五星杯、田野杯、名商遊艇會杯、職工杯、食廈杯、來來杯、冬樂杯、家佳杯、力高杯、協和杯、圖書大廈杯等,充分見證了保定市燈謎活動走向正規和繁榮的歷程。而今,劉雁雲先生離我們駕鶴西遊,讓我們痛失一位德高望重的親人而萬分悲痛。我每每想起劉雁雲先生為保定發展和壯大燈謎的辛勤付出,眼前就浮現出劉先生那和藹可親的面容、精神矍鑠的笑臉。

 劉雁雲先生是一位聰明智慧的長輩老者,他的謎也是那麼獨具匠心,別解巧妙,扣合嚴謹。2017年2月《劉雁雲其人其謎》徵稿時,我曾對劉雁雲先生8則謎作做過謎評,現慢慢品味,還會有歷久彌新的醇香。
 1. 失火是偶然(字)焱──“然”字出奇。
 2. 老是空歡喜(港臺藝人)古天樂──“空”字出彩。
 3. 人窮志不窮(傳統節日)寒露節──“節”操高貴。
 4. 一聲驚堂木(圍棋術語)白被封──“說”不明白。
 5. 春色未曾看(成都景點)青羊觀──“未”來可期。
 6. 秋分月更明(宗教名詞)香火──“分”得巧妙。
 7. 兒童相見不相識(教育稱謂)回鄉生──妙趣橫“生”。
 8. 建安諸子今安在,竹林諸賢何處尋(文學名詞)七絕──“絕”處逢“生”。

 我為感念劉雁雲先生緣繫保定,為振興中華謎壇殫精竭慮,特賦詩一首,聊做紀念:
   文虎興隆保定城,鼓樓燈影照前程。
   “紅星閃閃”風光好,“田野茫茫”特色明。
   不是雁雲來指導,哪容謎會更繁榮?
   與時俱進宏圖展,牢記恩師一片情。

謎如其人──可親可敬的雁雲老師            邱立魁

 龍岩燈謎藝術研究會2月15日“月中謎會”,舉行了悼念“謎國雁臣”劉雁雲老師追思專題謎會,翁衛會長等主持了當晚的謎事活動,追憶了劉老師與龍岩的燈謎情緣,選猜與學習了劉老師的精品謎作,我擬寫了此文,以此追憶劉老師。

 早在20世紀80年代,我就初識雁雲老師,有信書往來,互贈謎刊,拜讀過他許多的作品。記得雁雲老師有一則佳作,讓我至今記憶猶新,刻骨銘心,那就是:平易近人(打一字)伴。這則謎也正是雁雲老師自身最好的、最深刻的寫照,“平易近人”好作“伴”。時光倒流到1989年元宵節期間,那是在參加福建省“漳州首屆燈謎藝術節”活動中,我有幸與雁雲老師會了一面,還得到了他的寶貴簽名。在與雁雲老師交往的過程中,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平易近人的謙和與彬彬有禮,笑容可掬裏總是充滿了慈祥可親,他真是我們大家一位可親可敬的人。

 2007年11月24至25日,雁雲老師還應邀參加在我們龍岩市舉行的海峽兩岸“張起南燈謎藝術”研討會。與會期間,雁雲老師與謎壇眾師友在龍岩謎友的陪同下一同來到永定土樓的最著名的建築──振成樓參觀,領略了客家土樓的特有風情。接著又前往龍岩市永定區陳東鄉瑤廈村瞻仰謎聖張起南故居觀察第,受到張起南的家族宗親的熱烈歡迎,再一次感受到客家人的好客之情。一路風塵僕僕,一路談笑風生,老師的和藹可親,總是那麼令人難以忘懷。他正是以他那平易的人格魅力,以及陽光般的燦爛笑容,把真誠播及謎界,把國粹謎學發揚光大。由於他的南來北往,使南北謎藝得以交流,使謎學傳播海峽兩岸三地及喜愛謎學的海外華人,他無愧謎界授予的“謎國雁臣”的榮譽稱號。

 謎如其人,雁雲老師的大量謎作淋漓盡至地表達了他的親民,簡潔易懂,雅俗共賞。你看:西方战略武器(字)鉆。“西”在五行中從屬“金”,“战”字由“略”字提示減損“武器”,一個“占”的昭然揭示,然後以離合法組成了謎底“鉆”字。又如:政改加速開步走(字)整;舉目盡是他鄉客(字)笙等等。這些佳作,都是一目了然的奇思妙構。喜歡雁雲老師簡潔明快的親民創作手法,更喜愛雁雲老師平易近人的可親待人之道。

悼雁雲先生                      鄭曉豔

 我一直仰望的謎壇泰斗劉雁雲老先生仙逝,在情人節這天。自從得見燈謎,雁雲獎都是謎人夢寐以求的最高榮耀之一。作為菜鳥,只有景仰。但在燈謎本已式微的時代,一個個燈謎大咖相繼離世,一本本謎刊悄然“圓寂”……心裡總是隱隱作痛。

 多年以來,雁雲老先生為挽謎廈於未傾,做了許多事。今先生離去,大山沉默,大地同悲,河流嗚咽……雁雲先生的離去,是燈謎時代唱的一闕最沉最重的挽歌。

 我們不必過於悲傷。因為懂的終究懂,愛的總會愛:燈謎,是美的。美得小眾,美得精緻,美得動人。燈謎,我們還有那麼多的熱愛者!如同夏天不會忘記春的爛漫,冬天不會忘記秋的豐碩。

 一個世紀的風風雨雨,太多太多煙雨迷離,雁雲老先生太累太累,就讓他在仁厚黑暗的地母懷裏永憩吧,先生,安息吧!

 天邊的微光裏,有星星在閃爍。那是我們深愛的先生!在愛的星光裏,讓我們緬懷先生,同愛燈謎。

 願我們的生活有燈謎,愛裏有光;願我們大家為燈謎的傳承,貢獻一份力量。古有梅妻鶴子,今亦可以謎為君!只因吾愛故吾願,相信會有更多的人走近燈謎,愛上燈謎。

 願雁雲老先生在天之靈,得見燈謎之光耀神州大地!願天堂也有雁雲獎。先生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