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年 6 月 20 日

香港聯謎社

聯貴清新 言有物 發乎情 聲叶字工詞忌砌  謎宜雅俗 創於今 沿自古 格嚴意切句須通 -永遠社長 白福臻 (1924-2011)

文虎摘錦悼念劉雁雲副主席(3)

雁臣“謎聖”                                           蔡芳

劉雁雲先生是一位可親可敬的燈謎前輩。他身居香港,心繫燈謎界,自1986年秋以來,先後奔波于內地南京、上海、保定、寶雞、中山、深圳,以及臺灣、泰國、新加坡、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地,南來北往聯絡謎人、傳播燈謎不遺餘力,他就像一位不辭勞苦的使者,促成大陸燈謎與海內外廣泛交流、融合和提高。他是創建中華燈謎學術委員會的功臣之一,是謎友們公認的當代“謎國雁臣”。

 記得1995年劉雁雲先生七十壽辰前夕,《中華謎報》擬為劉先生祝壽出燈謎專版。燈謎界有人提議尊劉先生為當代“謎聖”,眾望所歸,自然一倡百諾,一時傳得沸沸揚揚。劉先生得知後,立即向各地寄發告白,言辭懇切表明心跡,不願接受“謎聖”稱號。當年我曾見過劉先生手書的影本,印象中標題好像是“告全國謎友書”之類,對劉先生的高風亮節敬佩有加。

 為了表達對劉先生的尊敬和感佩之情,1995年6月上旬我撰寫了兩副賀聯作為專版的應徵稿,一副以我個人名義致賀,另一副為永安市燕江謎社代擬:

 劉雁雲先生古稀壽辰志慶(蔡芳)

  雁臣盛譽傳謎國

  雲漢高標照海天

 賀中華燈謎學術委員會副會長劉雁雲先生七十壽誕(福建永安市燕江謎社)

  霽月光風德可追謎聖

  披肝瀝膽心甘作雁臣

 我把賀聯寄給澄海大謎家張哲源先生(專版組稿者),張先生很快就回信來,說劉雁雲先生經過這個事後,對“謎聖”二字非常忌諱,要避開這樣的字眼。於是我又把後一副賀聯改為:

  霽月光風德藝揚謎國

  披肝瀝膽精誠比雁臣

 劉先生的退休薪水並不高,中華燈謎學術委員會成立時,他慷慨捐資壹萬元。本世紀初劉先生又個人出資,在中華燈謎學術委員會會刊上設立“雁雲燈謎藝術獎”,至2022年已頒發8屆,持續十多年評選獎勵刊用在《中華謎藝》上的優秀燈謎作品和優秀謎文,為中華燈謎的繁榮與發展作出巨大貢獻。

 劉先生不為名、不為利,甘為謎國作“雁臣”,鞠躬盡瘁幾十年,他的奉獻精神時時感動著我。雖然我不是當年狂熱的“捧聖”者,但劉先生永遠是我心中感佩和景仰的“謎聖”。